第一百九十九章 大结局

小说:别样小凤作者:倾焉更新时间:2019-01-22 14:21字数:520447

大雨足足下了一夜,一直到凌晨时分才转为零星细雨。罗玄从棋友李六爷处回来了,因为下雨地下湿滑,所以是坐船回来的。一艘小船缓缓划过来,后头有个戴着笠帽的人在撑船,罗玄坐在舱里,细雨打在篾船棚上。朝远处看,天还灰蒙蒙的,连绵的乌瓦上有一层水光,象细密的鱼鳞,这情景就象一张水墨画一样。

小凤撑着伞在后门等着,因为雨大,河涨了水,下了船不过几步路就到了他们家后门的门口。

小脯轻垫脚,把伞往师父头上罩。

罗玄笑着把伞接过来,遮在两人的头顶-一当然,向小凤那边偏多一些。

“你怎么跑门外头来了?”

“我猜师父会坐船回来,所以没去前门等啊。”小凤问:“师父用过早饭了吗?”

“(在李六爷那喝了粥才出的门,不然他不肯放人。”

“六爷家的粥好喝,”小凤皱眉道:“可酱菜没咱家的好吃

罗玄看着她神气的样子,不由笑道:“那是自然。”

小凤看着师父,忽的问道:“师父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罗玄一愣随即点点头,‘恩’了一声,并不多言。

他似乎不愿让小剐裥,口气故作轻松:“昨天雨这样大,你睡的好不好?没让打雷吓着吧?”

“没有,我睡得酬。”她微微皱眉,又补了一句:“可是茜茜和天相???”

罗玄冷下脸来:“他们的事,你别管,看好纯儿就行一-对了,昨日纯儿可闹你了吗?”

纯儿,是小凤和师父的儿子,如今刚四岁大。

一龇儿子,小凤便兴高采烈起来,兴致勃勃的龇儿子的趣事来。

罗玄一边听,一边点头,二人慢慢向自己的宅子走去。

一直走到房间,罗玄逗了逗儿子,这才来到书房,从抽屉里取出一封信,满眼的撄。

而小凤则坐在大厅里发呆,她的思绪不由回到当初她和师父,虽鹤中山的最后一战。

当时她和师父从天族副本里出来,便回到开阳山,射了三支穿云箭-正所谓‘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杨戬,悲青丝毋女,帝仙仙,昊美丽,容君等人尽皆来到开阳山,一起攻上了大靖天庭。

而罗玄则迅速整合了六舟姚特埘巴精灵族变成修罗族,恰好完成六跺回,威力超群。

大靖天庭,悲青丝对上了念悠悠,她们一个是奴青惠的女儿,一个是她的女儿,没想到最后竟会在这种情形下相见。

而帝仙仙则对上了紫熏。

其他人也不一而足,统统选择了自己的对手。

唯有小凤和罗玄,一脸沉重的看着对面嘴角噙笑的钟山。

“罗先生,涅山主,好久不见。”钟山淡笑着招呼,似乎没有看见不远处剑拔弩张的对峙。

罗玄也随之微微一笑:“钟天帝,别来无恙乎?”

小凤冷哼一声,对眼下两人‘相见甚欢,的情形颇有些不满,但她一向尊重师父,不想眦他的话,只好眼巴巴的看着两人在那里‘东拉西扯,的交谈。

钟山再次看了小凤一眼,忽的一叹:“灵儿,你长大了看。”这一声叹息里带着腓出的惋惜。

而随着这一声叹息,他悠然出手-这个男人永远是先出手的那个,他从来不会在那里等着,被动挨打。

罗玄看到他那铺天盖地的一拳,这一拳夹杂着甜饨威,向他扑面而来,他不由微微一笑,从法曩里取出一扌酩豆刀,凝重而快速的在空中·划,这一刀准确无比的挡住了钟山那重重的拳影。

至于小凤,则在一旁,含笑观看。

罗玄的刀影如一张密网,紧紧才剐中山罩住,偏偏刀网里的钟丝毫不见颓势,反而很是游刃有余的四处游走,似在走马观花·样悠闲。

小凤凝神看了半晌,神情越来越凝重,到最后紧张的握紧双拳。

果然,不出她所料,钟山微微一笑,双手在空中微微一划,便划破了罗玄的刀网,然后优哉游哉的站在那里,满眼带笑。

罗玄一脸

沉重的退到小凤身边,冷声道:“我败了。”

小凤柔声道:“没关系,师父\、逶有我呢。**

她又看向对面一身贵气的青衣男子,轻轻一笑,曼声道:“请钟天帝指教。”她侧头看向一旁的师父,轻声道:“师父,烦劳你替我掠阵。”

罗玄点点头,一脸沉重,他看着小凤的笑颜,想要说些什么,最终只冒出一句:“你多加小心。”

钟山在旁边看着他们的互动,只觉香羰腓出的刺眼,不过他一向心机深沉,脸上依旧淡笑,似乎对这一切丝毫不以为意。

小凤缓缓往前走了几步,忽的展颜一笑:“钟山师弟,当年在开阳山,你对我‘多有照顾,,实在想不到你我还有兵戎相见的这一天,不如你我打个赌可好?-倘若我输了,天令便留腑,倘若我侥幸胜了,那你便放我们走,咱们以后再无瓜葛,永不相见!”

钟山看着对面这个一脸自信的女子,心里生气一种奇怪的感觉,他沉思半晌,点点头:“好。”

小凤微微一笑,从怀中取出天令,交给师父,这才又上前走了几步,离钟山十步远的时候,猛然站定,她回头冲师父嫣然一笑,忽的仰天长啸。霎时间,灼也风云为之变色,空中悄然一暗。

罗玄在看空中时,猛然发现,小凤已然变化成自己的本体一——邪凤之身。只见她弯曲着自己的身体,以身做弓,以尾稠做弦,以头上的三根翎毛为箭,然后猛然拉弓,弓如满月,箭似流星,飞快的向钟山射去。

罗玄看到此处大吃一惊,小凤这是在燃烧自己来达到打败钟山的目的,他想要阻止,已然晚了。

只听那只黑凤猛然张口,惨声道:“第一箭,名曰‘惩罚’,第二箭名曰‘正义’,第三箭名曰‘毁灭,。”

话音落,三箭便飞快的向钟山追云逐月般的射去。

钟山见了微微一笑,似乎对这三箭丝毫不以为意。只见他猛然间向来势汹汹的三只带着黑炎的箭一扑,然后一个优雅的转身,只见那他的嘴里含着那只‘正义之箭,,左手一只‘惩罚之箭’,右手则是那只‘毁灭之箭。

黑脯空中蛐的看着下方那个淡笑的锦衣男子,又看看一旁满脸凝重的白衣男子,忽的仰天长鸣,蚺声道:“既然如此,就于壹孝中天帝尝尝我的最后一箭,也就是‘温柔一箭‘。”

只见她站在-块黑云上,垂下头来,锋利的鸟喙猛的击进自己的胸膛,霎时间她的胸前冒起一阵金光,她不舍的蹭蹭脑袋,忽的双翅大展,只见那缕金光便轻轻,轻轻的飘到钟山面前。

而刚才还谈笑自如的钟山,竟收了嬉笑的态度,一脸郑重的看着那道金尤

过了一会,那道金光变得更加柔和,如同祥云一样一丝丝围龇钟山看的周围。

钟山呆在那金光里一动不敢动口许久,他苦笑道:“我输了。涅女诽,还请你收回这世上最温柔的一箭吧。”

黑眦轻张口,猛力一吸,那团金光慢慢悠悠的便回到了她的胸前,化为一根金翎挂在了她的胸前。

小凤再次变化成人形,轻轻走到师父身边,柔声道:“师父,咱们走吧。”

罗玄点点头,扶着她,慢慢往回走。

身后传来薛林的疑问声:“天帝,您咱们蚺了呢?我看那团金光也不是很厉害嘛。”

“呵呵,你不懂,只有真心才能换取真心。”钟山似乎苦笑了一下。

罗玄听了一双手将小凤握的更紧。????

忽然感觉有谁在对着自己嘟囔,小凤回过神来,看着膝下正对自己槲的儿子,露出一个微笑:“纯儿,走,咱们去找你爹去。

罗玄正靠在凉榻上头,闭着眼睛。

这几天,因为两个女儿的事情,他实在有些闹心。-天相对罗玉洁始终不肯踏破心中的那道防线,而罗冰清则每天对整垛外打架惹事的孟天九感到头痛。偏偏这姐姝俩中间还夹着一个方召南!也不知这姓方的小子冒出来是做什么的。

外面的事情再繁重,也不曾让他觉香铋此棘手

怪不得常言说,清官难断家务事。悃口果不是有了小凤和儿子,一定早早离家出走,不,是云游四海。草丛里不知名的小虫在唧唧的叫着,院墙外的小河在潺潺流淌,蛙鸣也是此嫩伉难得能这样安安·静·静的躺一会,什么也不用想。.更新快)他忽然睁开了眼,享子边站了两个人,正是妻子和儿子。他微微一笑,拍拍一旁的凉榻:“来,过来,咱们都好好歇歇。”小凤本来还有许多话讲,忽然看到师父这么放松的样子,竟然不想讲了,她点点头,笑道:“好。”然后牵着儿子的手走了过去,躺在师父身边。三个人的呼恻凉榻上一起一伏,显香羰那样·静,那样美,那样和谐,那样的幸福。一世静好。rs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