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大金王朝野史(二)

小说:皇上其实很倾城作者:君颜青青更新时间:2019-01-22 14:24字数:162609

家住寒溪曲,梅花杂暖春,学妆如小女,聚笑发丹唇。

皇宫中红梅在白色的大雪之中愈发的娇艳,凤鸣宫之中,一个容貌端庄的女子正巧手的做着男孩穿的小鞋子。

“娘娘,你看,奴婢替小皇子做得这双鞋好看不好看?奴婢特意在上面用金线勾了龙纹,小皇子一定会喜欢的。”

“那要是个公主呢?云儿,你是不是忘了替本宫的公主做些什么了?”一个貌美少妇挺着八个多月的大肚子,懒洋洋地斜靠在贵妃椅上恬笑着发问。

“娘娘,奴婢做了双份的,小公主的衣服上是绣着金色凤纹,娘娘看喜不喜欢?”碧云将手中的两双绣好的小鞋子递给皇后娘娘,脸上绽出温柔地笑意。

“嗯,真好看,云儿绣出来的东西都好看!”穆皇后轻抚着两双绣工极好的小鞋子,又抬起水漾双眸看着面前的碧云。

“云儿,你跟着我有多少年了?”她隐去‘本宫’二字,语气柔和地像是和自己的亲姐妹在谈心。

碧云停住手中的针线活,抬头笑起来:“奴婢五岁时就跟着娘娘了,娘娘怎么突然问起这些?是不是想老爷……”

穆皇后摇摇头,伸手拉住碧云的手,有些感慨地道:“云儿,你在我眼中就如我的亲妹妹一般,这些年让你跟着我受了许多委屈,又错过了婚娶的最佳年龄。我私下里曾对皇上提过这件事,皇上答应我,等我平安产下皇儿后便在朝中俊贤里替你挑一门亲事。到时候等你出了门,别忘了时常回来看看我。”她心思有些复杂起来,顿时满眼含泪。

“娘娘,云儿不走,云儿一直陪着娘娘!”碧云的眼中也有些潮湿起来,跪下来轻轻抱着穆皇后的腿。

“哭什么,我长你四岁,你今年也二十有六了,你跟着我荒废了不少时光,韶华如水,去了就不会再来了。若你真的一直陪在我身边,我心中定是要遗憾无比的?不管你以后嫁给谁,都还是我的妹妹,若你受了什么委屈,自然有我和皇上替你做主。”

两人正有些伤感,只见一个小宫女端着盘热气腾腾糕点的走进来。

“奴婢叩见皇后娘娘,皇上吩咐奴婢给娘娘送些点心过来。”

碧云忙起身将那糕点盘接了过来放在一旁,又有些疑惑地瞟了那小宫女一眼道:“你是哪里当差的?我怎么就没见过?”

小宫女有些惶恐地回道:“奴婢是御膳房新来的丫头,听师傅们说皇后娘娘美若仙女,就求了师傅这趟差事由奴婢来做,云姑姑不信可以差人请御膳房的师傅过来指认。”

碧云瞟了一眼那糕点盘,从袖中抽出一根银针试了试,又捡起一块色泽金黄的糕点递给她。

“你这小姑娘倒有趣的紧,娘娘,不如赏她吃一块吧,也算是沐了皇恩了。”

穆皇后温和的笑了起来,柔声道:“云儿啊,这么多年你还是改不了这么重的疑心。免了吧,新来的丫头,你不要欺负她。”

“奴婢哪里欺负她了,丫头,给你,这可是皇后娘娘钦赐的恩惠,别人求还求不来呢!”碧云笑嗔了句,又扭头执拗的将手中的糕点递给那小宫女。

小宫女面露喜色,有些激动地接过糕点,朝穆皇后磕了磕头。

“奴婢谢皇后娘娘赐的糕点,皇后娘娘的大恩大德,奴婢一定永世不忘!”

“还谢什么,快尝尝啊?”碧云巧笑着催促那小宫女,直到那小宫女毫无心机的一口一口吃了进去,又留了她半个时辰这才放她离去。

等那小宫女离去,穆皇后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呵呵,云儿现在真的是越来越斤斤计较了!”

碧云大胆地瞪了穆皇后一眼,无奈道:“娘娘现在不同往日,平日里练剑骑马想怎么都不打紧,可是现在却是两个人,倘若奴婢粗心大意,奴婢定是要悔恨终身的!”

“是谁要悔恨终身了?”爽朗的笑声刚传进来,下一刻,一身明黄龙袍的上官乾便春风满脸的走了进来。

“臣妾,叩见皇上!”

“奴婢,叩见皇上!”

上官乾慌忙上前扶住要欠身起来的穆皇后,心疼道:“子玉,朕交代了多少遍,你我是夫妻不须拜我。你呀,就是不听!快坐下来!云丫头你也起来吧!”

穆皇后在上官乾的搀扶下慢慢坐回贵妃椅,她伸手轻抚上官乾有些疲倦的俊容道:“皇上比前几日又瘦了,你瞧,臣妾倒是胖了不少!”

上官乾抓住她的手道:“朕整日吃好喝好哪里会瘦,反倒是你自怀了孕之后一直胃口欠佳,朕心疼的紧!改日等你腹中这个磨人的小东西出来,朕非得要好好揍他一顿!让他折磨我的子玉吃不好睡不香。”

“皇上这么一说,怕是娘娘肚子里的小皇子听到了就提前要将自己的身子长皮实些了,出来之后也能挨得容易。”碧云侧立一旁低声的窃笑起来。

“你这鬼丫头,嘴巴还是这般的刁。”上官乾笑嗔一句,将身子往穆皇后的肚皮上倾了倾。穆皇后的肚皮上瞬间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凸起,上官乾笑起来:“呦,这小家伙怕是听到了朕的话,你瞧,在示威呢!”

穆皇后温柔地轻抚着肚皮安抚着腹中小家伙的躁动,抬起头看向一旁的谢晋安,柔声问道:“谢公公,皇上今日用了几顿膳?”

谢晋安低垂着脑袋,瓮声瓮气的回道:“回娘娘,皇上自早朝下来之后便没有再用膳。老奴好容易等皇上稍稍休息,想请皇上用膳,谁知洛大人又有重要军情求见皇上,皇上送走了洛大人便直接来了凤鸣宫。”

穆皇后听罢,调皮地朝上官乾眨眨眼:“皇上,你没有遵守诺言哦!”

上官乾无奈的笑笑,轻抚着穆皇后的脸柔声道:“子玉,朕答应你一定会好好疼惜自己,今天除外,下不为例。对了,洛左之已答应了朕收铭奕为义子。改日册封了铭奕,到时候他便能常来皇宫走动走动。”

“嗯,铭奕实在是世间少有的人才,臣妾也喜欢的紧,日后臣妾诞下皇儿或皇女,铭奕也可做他们的榜样。”穆皇后点点头,罢了又微皱眉头问道:“方才谢公公说洛大人有紧急军情呈报皇上,不知是为何事?”

上官乾握住她的手道:“不过是三国余孽想翻身罢了,子玉不必挂心,朕已派了洛左之前去平定此事。”

穆皇后轻抚肚皮,上官乾见她挣扎着要站起来,忙使力扶起她,两人慢慢踱步到窗前。

“唉……”她轻叹一声,“皇上,若臣妾不是有孕在身,臣妾自当亲自披上战甲为我夫保着这大金江山再无风雨飘摇。”

淡淡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情意,尤其是‘我夫’二字更是如一把小火一般,成功点燃了上官乾心中的万般柔情。

“如今是太平盛世,子玉不必为朕担心,朕宁愿你就这样安安心心的陪着朕,一切便都足够了!”他温柔地在她额上印下一吻,伸手小心的拥她在怀。

殿外一个小太监慌忙奔了进来,跪在地上道:“皇上,淮南王之子上官夜白得了急症,宋王妃到宫前跪求皇上能派御医前往替世子瞧瞧,现在已在宫门外跪了多时了。”

“哦?”上官乾蓦然转身,脸上顿时有些烦躁和担心起来。这个宋氏是他战死哥哥的唯一遗孀,她出身青楼,花名在外,兄长去世之后曾听人说她不守妇道曾私会男人,上官乾心中感觉有些嫌恶,便将她软禁起来。若不是因为上官夜白是兄长的遗孤,他真恨不得将此女人发配的越远越好。

“皇上,臣妾陪着你去看看夜白吧。这孩子从小便体质不好,这几日恐是天气骤冷,身子又受不住了!碧云将本宫的狐皮裘衣拿出来。”

上官乾止住她的动作,小心翼翼地扶着她坐下。

“你这般模样,朕怎么忍心带着你四处乱跑,你放心朕这就去处理这件事情。你乖乖在这里等朕回来,到时候朕过来陪你用膳!晋安,走吧,去趟淮南王府!”

他朝她温柔地笑笑,大步出了凤鸣宫。

宫外的小雪不知何时转成了鹅毛般的大雪,洋洋洒洒的往下落,谢晋安弓着身子小心翼翼地搀扶着上官乾。

“皇上,请等一等!”身后传来碧云清脆的声音。

上官乾止住步子,转身笑道:“怎么,是不是子玉不舍得朕离开了?”

碧云嗤嗤的笑着,递给谢晋安一把伞,回道:“皇后娘娘看这雪越下越大心疼皇上,让奴婢给皇上送把伞遮遮雪。”

“呵呵,还是朕的子玉懂得疼朕。云丫头,子玉跟你提过没有,改天朕要在百官之中替你寻一门好亲事赶快把你嫁出去。不知道云丫头心中可有所属之人?你说出来,朕也不必再苦恼究竟是挑谁家的公子了?”

“皇上,你怎么和娘娘一起逼婚啊?奴婢才不要嫁,奴婢准备一辈子都伺候皇上和娘娘!”

“哦?既然如此,那朕便将吏部侍郎周怀瑾的请求给驳了去!”

“欸?皇上,周大人递了什么折子?”碧云有些紧张起来,大胆的抬起头看着上官乾。

“这个周怀瑾实在是有些不自量力,竟然想求朕将你许配给他。方才你说要一辈子守着朕和子玉,那他岂不是有些痴心妄想?唉,算了,强扭的瓜不甜,朕处理完淮南王府的事便替你退了这门亲事。时候不早了,朕要赶去淮南王府了,碧云你好生照看着子玉。”

上官乾转身笑着往前走了两步,成功听到了身后碧云的哀嚎。

“皇上,奴婢……”

“唉,你这丫头,子玉跟朕早就商量好了,等子玉产下皇子便筹备你和周怀瑾的婚事。快回去吧!”上官乾忍不住笑了起来,挥手让她进去。

碧云心中顿时无比的雀跃起来,走了两步又转身朝上官乾的背影喊道:“多谢皇上,对了,娘娘让奴婢谢谢皇上刚派人送来的糕点,娘娘说很好吃。”

上官乾嘴角浮出一抹笑意,正要举步,突然脸上表情僵硬起来,整个人好似木桩一般呆立在原地。

“皇上……皇上……”

谢晋安有些不解的看着他呆立在原地,刚想开口询问。上官乾整个人好似冻僵一般站在原地身形有些摇晃,吓得谢晋安慌忙扔了手中的伞,牢牢扶住他。

谁知,上官乾猛然回神,大力的甩开谢晋安的手,转身发疯一般向凤鸣宫内室狂奔去。

未及凤鸣宫的台阶,里面便此起彼伏的传来了惊慌的哭声。上官乾顿时感觉天旋地转起来,两眼一黑直挺挺的摔倒在地。意识顿时混沌起来,心中发狠,拼命地咬破嘴唇让自己清醒。

身后的谢晋安和一些太监都慌忙奔了过来扶起他,谢晋安看他额上沾着血色,蓦的一愣,慌忙抽出自己随身带的娟帕捂住他流血的额头。

“快,快传御医过来,快!”谢晋安慌忙大喊起来。

上官乾好容易意识清醒,推开他的手踉跄的往凤鸣宫内室闯去。没事,没事,一定会没事的。子玉,一定会没事的!

刚走进内室,便看见碧云哭着在拍着穆皇后的背,穆子玉正面色苍白的垂着脑袋干呕着。

“子玉,子玉……”上官乾冲上去抱紧痛苦万分的穆子玉。

穆子玉痛得说不出话来,上官乾泄愤似的一脚踢飞了桌子连带上面的一盘金灿灿的糕点。

“碧云,是谁送来这盘糕点的?朕今日并无派人来送糕点,谁这么大胆竟然敢在朕的眼皮子底下作孽!子玉,你吃了多少,快给朕都吐出来!朕命令你吐出来!!!”他面目狰狞大声的咆哮起来,恨不得吃那些糕点的是自己。

“皇上,皇上……臣妾怕是要不行了!”穆子玉大口大口的喘息,艰难地说着。

“不,子玉,你一定能撑下去一定会,晋安已传了太医,马上就好了,马上就好了!你想想我们风雨同舟的那十五年你是多么坚强,今天你学学从前那副模样好不好?子玉,别离开我,别离开我!”上官乾紧紧抱着她,任凭脸上泪水肆虐。

“皇上,臣妾……臣妾,要生下腹中的皇儿……”她更加用力的喘着气,扭头看着身边已经哭得瘫坐在地的碧云道:“云儿,快,快替我接生,一定要保住孩子!云儿,快!”

碧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慌忙起身指派宫女烧热水。

片刻,凤鸣宫之中到处都飘满了遮挡的轻纱,碧云清理了闲杂人等只留了两名宫女在一旁帮忙。

上官乾死也不肯出去,瘫坐在床边紧握着穆子玉的手,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女人。

“娘娘,用力,用力啊!”

穆子玉秀美的脸上已呈现中毒的青紫色,忍住喉咙里即将要用尽的一口气,拼命地咬紧牙齿。

上官乾心中好比吞了无数的黄连一般,苦的让他眼泪止不住往下掉。他的子玉跟了他十余载,立过无数的战功,几番命悬一线都不曾被阎王勾去性命。谁知两人携手走过硝烟弥漫的乱世,本以为他称帝她为后便是幸福生活的开始,谁知道如今此情此景却像是在他胸口狠狠地剜了一刀般让他痛不可当起来。

“出来了,出来了!是个皇子,是个皇子。”碧云欣喜的叫了起来,捧着一个血淋淋的娃娃大声叫嚷起来。“嗳,娘娘怎么还有一个?”她慌忙将手中的婴儿递给身旁的宫女。

最后一个出来的这个,碧云轻拍了一下整个凤鸣宫里便回荡着‘哇哇’的啼哭声。碧云摸了一把满脸的汗道:“皇上,娘娘,是对龙凤胎,这个是个公主。娘娘,你看看啊!”

穆子玉唇边挂起了欣慰的笑意,脸上的青紫更加严重起来。她瞟了一眼身边的上官乾,艰难道:“皇……上,臣妾要先走一步了,别忘了照顾好自己的……身子,别忘了给云儿一场风风光光的嫁娶,别忘了……”还没说完,她喉咙里发出‘轰轰’的倒气声。

上官乾倾身上前吻住她青紫的嘴唇,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她的脸上。久久不愿离开她的唇,那唇似乎还带着平日里让他眷恋不已的芬芳。

良久,他离开她的唇,穆皇后临死前睁大的眼睛瞬间合上,眼中的泪顿时如小溪一般在眼角逆流成河。

“皇上,小皇子没有呼吸。”碧云身旁的宫女慌忙抱着怀里刚出世的小皇子惊恐的跪在地上,碧云一惊忙夺过她手中的小皇子。果然,脸色发青,早已断了呼吸,刹那她的全身冰冷起来。

上官乾抱着穆皇后的尸身却突然大笑起来,“他们是想断朕的子息,他们是想将朕拉下皇位,他们是想毁了朕和皇后辛苦打下来的江山!谁说,朕的皇儿没了呼吸?朕的皇儿没有死,他——不是好好的在那里吗?”

他双目赤红,脸上腾起一抹无情的邪气,伸手指着另一名宫女手中抱着的哭声嘹亮的小公主。

碧云马上会意,上前抱过宫女怀中用红布裹着的小公主,冷颜看向早已吓得哆嗦的不成样子的两个宫女。

“你们两个可曾记住今日皇上说的话,皇子没有死,谁若多嘴去外面惹流言,你们两个定然会不得好死!下去吧!”

等那两个宫女将要走出内殿时,碧云的脸色却悄然大变,带着一抹阴冷从袖中抽出几根银针射向那两名宫女。

“若要我相信你们能守住秘密,只有这个办法了。这世上,只有死人才不会说出秘密!”

她瞥向一旁仍旧紧抱着穆皇后不放手的上官乾,低头看着怀中的女婴白净的脸庞,不由得悲从中来,顿时放声大哭起来。

凤鸣宫外,大风雪已席卷了整座皇城。

一夜之间,皇宫之中梅花尽落,点点滴滴好似离人无尽的眼泪……

定安三年,皇后诞下龙子之后,因难产崩于凤鸣宫之中。皇帝上官乾哀恸不已,闭朝三日,亲自为她守灵,追封其谥号“慈仁皇后”。

定安四年,皇帝上官乾敕封慈仁皇后贴身婢女碧云为长公主,并赐婚于吏部侍郎周怀瑾。碧云长公主感念慈仁皇后的情意,亲自面圣退了与吏部侍郎周怀瑾的婚事,一心一意的留在宫中照顾皇子上官恪。

定安五年,皇帝上官乾敕封皇子上官恪为太子,敕封上官夜白承袭其父之爵位为淮南王,敕封兵部尚书洛左之之子洛铭奕为恭亲王,敕封周怀瑾为丞相。

定安六年,春,西南三国余孽骤现,为乱一方。皇帝上官乾亲自披甲上阵,平定了西南之乱。

定安六年,冬,因恭亲王洛铭奕文武双全才华横溢,皇上令太子上官恪拜洛铭奕为师。

定安十年,冬,大金开国皇帝上官乾忧劳成疾,召太子上官恪、恭亲王洛铭奕、丞相周怀瑾,兵部尚书洛左之于床前,临终前托孤于三位重臣。并钦赐恭亲王洛铭奕为摄政王,日常教导、辅助上官恪处理朝政。日暮落雪时分,大金开国皇帝上官乾溘然长逝薨于凤鸣宫之中。此后,皇宫之中寒梅再无开放。

次年,太子上官恪在百官的簇拥之下登上了皇位,改年号为康宁。

从此,太子上官恪的人生进入了另一个阶段。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