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特一醒来

小说:黑道女当家作者:初尘若舞更新时间:2019-01-22 14:24字数:254815

三个月后,夜家大宅。

“风璃,你在作什么?”琉璃睁开眼睛的时候,就见了一张可爱的脸正与她近距离放大着,圆圆清澈的大眼正好奇盯着她,嗯,嘴角还流着丝丝的口水丝。

“啊……你怎么会在这里?”琉璃顿了几秒后终于反应到,此时的她正全身赤果的躺在床上午睡,一旁的夜阑风已不在,只是,这娃是怎么进来的?还有,他为什么趴到了她的身上,琉璃想起之前与夜阑风的激情缠棉,脸色一红,好在身上还盖着一条被单。

“妈咪……”七个月大的小风璃已经会说简单的词语,比如爹地妈咪,大眼此时可爱的睁了睁,努力的扮回一副老成的样子,小手轻轻掩去嘴边丝丝的罪证,嗯,妈咪的身上好软,好舒服……

“爹地呢?”琉璃一手拉过被单掩上娇躯,一手托住他,两人大眼瞪小眼,琉璃撇撇嘴道:“你不要告诉我你自己进来的。”

“妈咪……奶奶……”嗯,小风璃又把脑袋低下去探探琉璃的前胸,爹地?不知道,这娃儿一直有奶娘在身边,琉璃因他出生时就去了黑岛,但小风璃却格外粘她,一找到机会就往她身上探去。

“你在干嘛?”门外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小风璃手一抖,却也不肯从琉璃身上下来,扭了扭小身子,靠在琉璃的怀里开始装睡起来。

“夜风璃。”来人正是夜阑风,当他不打开门的瞬间见到的就是小风璃正往着琉璃的前胸拱去,脸色马上一沉,有种领地被侵占了的感觉。

“……”我没听到,我没听到,小风璃很是无辜的依旧闭眼,仿佛这样爹地就能把他无视了。

“干嘛吓他?”琉璃瞪了夜阑风一眼,伸手抚上小家伙的后背,拍了拍,算是安慰。

“他是怎么进来的?”他记得有交待过管家等人,要看住这个小家伙,不许他吵到琉璃的,怎知他去书房回来一躺,一娃又在这里了。

“不知道。”琉璃摇摇头,她睡来就见到了他。

夜阑风可不管他装不装睡,自家老婆还全身赤果着,哪肯给这小子占便宜,就算是儿子也不行,一把把他抱了起来,往外走去。

“干嘛,让他陪陪我。”琉璃扯住他的衣袖。

“不穿衣服陪?”夜阑风问得很风轻云淡。

琉璃缩了缩脖子,松开手直接无视小风璃一脸的哀怨样。

“妈咪……”夜阑风打开门,正见着管家走了上来,“你是不是在找他?”

“小少爷,你怎么跑到了这里?”管家吃惊,他才一个转身,这娃就不见了,吓得他一身冷汗,打遍下面的大厅都不见这小身影,这才想着上楼找一下。

“你自己问他。”夜阑风把小风璃放到佑管家的手上。

“爹地……”小风璃撇撇嘴,早已没有了刚才那哀怨的模样,爹地,是坏蛋,不让他亲近妈咪!

“小少爷,你不会上爬上来的吧?”佑管家汗沉沉,这娃好有主见,一大早起来到现在就只说了妈咪,怎知一转眼竟是自己个儿爬了上来找妈,动作好快!

“夫人睡觉时不许让他打扰。”夜阑风皱了皱眉,这小家伙真是长得很俊,只是就是性子太粘琉璃,一天到晚见到她就像饿狼扑虎般的扑向琉璃。哼,夜阑风冷哼了声,转身,碰一声关上了门。

“饿……”小风璃依旧撇撇嘴,对着佑管家道,这次还是慢了一点,下次再再接再厉。

“我这就带你去找吃的,小少爷,下次不要自己个儿爬楼梯了,这样很危险的……”

“碰!”夜阑风关上门朝着床上的女子走过来。

“他是你儿子。”琉璃淡淡提醒他,这人的占有欲真不是一般的强,连自家儿子的醋也要吃么?

“我知道。”夜阑风面无表情的道,坐上床,低头吻了吻她的额间。不然,何上是把他请出去这么简单?

“知道还要敢他走?儿子粘我有什么不好?”琉璃笑道,任由他把她拥进怀里。

“不好,你身上每一个地方都只有我能碰。”夜阑风看着身下的她不着片缕,长发缠着他的手间,丝丝暗沉的气息划过,随即低下头,吻上她的红唇。

先是浅浅慢慢的瞄绘着她的唇形,到啄渐加深这个吻,与之纠缠。

“他又没碰我……”琉璃轻喘,推了推他,这男人敢情就是又发春了。

“更加不行。”

“小气……”琉璃拍开他的手,“他只是个小孩。”

“他也是男的。”夜阑风很执着的道,管你是大还是小,反正你就是男人,不止男的,女人也不行,她,只有他一个人能碰。

“你……”琉璃瞪他,说不上话来,也不等她再度开口,夜阑风整个人已经压上了她,这回是重重的吻了上去,一只大手瞬间抽开了隔在两人身上的被单。

“唔……”

“嘀嘀嘀……”就在这时,琉璃的耳盯有了声响,“等、等一下。”琉璃推了推某个投入了的男人,想要接听。

“不要管……”夜阑风头靠在她的颈间,牙齿轻轻的咬着她的皮肤,惹得她皮肤一片微红。

“喂?”琉璃一手横过他,点开了按钮,声音又点低沉道。

“小璃?”耳边的声音有点狐疑的道,那种抑压的声音平不像平时的她,“在睡觉么?”

“嗯,是呢,离一,有事?”琉璃清了清嗓子,努力的把注意力转到电话上,不看某人在她身上煽风点风。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特一睡了。”离一的声音听起来悦耳,想来他也是很开心的,当一听到这个消息后他立马联系了琉璃。

“真的?”琉璃也是一喜,这回的声音加大了点,“什么时候的事?”特一,你终于醒了……

“昨天晚上。”离一道,“我的手下一直在他的身边注意着,昨天晚上心电图有了很大的反应,下半夜后他便醒了过来,不过,现在还不能说话。”

“能醒来就好。”琉璃道,为特一开心,那样的男子又怎么只能躺在床上一辈子呢?那样对一向爱自由的特一来说才是最残忍的。

“嗯,我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空,我想去看看他。”离一又道。

“我马上过来,不用等我,到时见。”琉璃道,收了线,低头,想把这个好消息同样告诉夜阑风,怎知身体却瞬间的被他快速控制了,琉璃瞪大眼睛,这人……这个时候……

“风,啊……特一、醒了……”琉璃的话说得断断续续,想要努力的推开他。

“先满足我。”夜阑风才不管她,低头顺便吻上了她的唇,连带着把她的话也封了起来。

可恶……琉璃翻了翻白眼,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跟着感觉走,纤手不自觉的也拥上了他的脖子,深深。缠棉。

“特一,你终于醒了。”琉璃看着床上那道目光,不觉的微微一笑,四个月下来,他已瘦了很多,却依旧不减他半分俊美,脸上的疤痕也明显的淡了不少,看来费奇为这个弟弟也费不少心思,虽是同父亲异母,但费奇却也是真的对这个唯一的弟弟好,特一当初戴着面具的守在他的身边,想来,也是因为感觉到那份情意吧,卡里顿家族的一点权利他都不要,或者有一大半部份原因也在这里。

“小璃,见到你真好……”特一微微一笑,脸色有点苍白,但是笑容却是很自然,随即也与琉璃身边的夜阑风微微点头,算是打抬呼了。

“嗯,当初……是怎么回事?”琉璃问道,看了一眼从在旁侧的离一,心里也是微微的叹息道,特一的身手如此的好,却能被人伤成这样,那么便可见这些杀手的心狠手辣了。

“是蓝格耳家族的人,蓝格顺早已得知了我就是当年师父收养的其中一个孩子,但早先碍于卡里顿有族不敢对我有所动作,而我退出了家族后,这人却是痛下了杀手,或许那时他便意识到了什么,所以,不敢再留活口而已。”特一缓缓的道来,“当时围着我的有十人,全是蓝格耳家族的顶尖杀手,他们赢得也不算光明,躲在暗处偷袭我,招招狠命要致我于死地,呵呵,他们想不到的是,我如此了还能活过来。”特一冷笑。

“蓝格顺三个月年便被离一捉进了监牢,于一个月前被狱中的人痛下杀手,生生打死。”琉璃道,对于蓝格顺,她是一点表情都没有,这样的人死也不足惜。

“那就好。”特一点点头,又转头看向离一,“我、睡了多久?”

“足足三个月。”离一道,“不过,不管如何,你能够醒来便好。”

“三个月……”特一缓缓的跟着道,转过头定定的盯着琉璃了。“你们、结婚了吗?”

“没有。”琉璃摇摇头,身后的夜阑风却是沉默不语看着琉璃,一直站在她的身后,眼里也只有着那女子。

特一在心里微微叹息,琉璃的性子他从小就了解,连孩子都有了,却还没有走到这一步,他明白他多少也是为了他,难道,他一辈子醒不过来,她就打算一辈子不结婚了吗?或许她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吧,只是,他却不行,他想看着她幸福,即使,那份幸福不是由他来给,那也希望她幸福得名正言顺。

“夜老大,什么时候把婚礼定一定吧,我想参加你们的婚礼。”特一对夜阑风道,见他微微点头。

“特一……”琉璃轻唤道,却又不知接下来该和他说点什么好。

“小璃,我早已放下,所有的选择都是我一个人的事,你不用内疚,而如今,我想看到你幸福,好吗?答应我。”特一看着她道。

“好。”良久,琉璃还是点点,答应你,我会过得幸福的。

时间一晃而过,这一日上黑道白道势力云集,场面壮观,夜大宅外的私人飞机场几乎停不下众多的飞机,各种各样的豪华名车往来穿梭,比起一次国国访谈还要声势浩大。

而夜家的下人接礼是接到手软,各种珍稀名贵的东西,流水价一般的送进夜家,这个对夜家来说是大事情,对整个黑白两道来说更加是大事情的日子正是夜阑风与琉璃的大婚。

“这婚纱真是漂亮。”试衣间内,赵越在一旁赞道。

“哼,应该是说她本来就长得美。”名扬在一旁冷瞪了赵越一眼,嗯,一个月的禁闭已过了,名扬也从那三百米的地下出来,一个月以来,他白了不少,没办法,谁让他呆在地下那么长时间没见过太阳呢?

“琉璃美你是现在才知道?”赵越也瞪着他冷哼,如今这人又回到了琉璃身边了,呜呜,那他就不能独得琉璃一人宠了,是赵家的总裁又如何?还不如跟着琉璃来得风光,试想,夜家当家主母这身份谁见了不要行礼?人人都得朝他这边低头,想着就是人生一大快事,只是,如今多了另一人在身边,分享了他的荣誉感。

“我看是你不知道吧。”名扬不服气的道,无论怎么的看,这两人就是不对盘,不过,在出任务时两人的合作却又是天衣无缝,原因无他,因为两人的身手都不相上下,求知欲望技术能力皆相同,有压力才会有动力嘛,两人只会越做越好,至于平时这些争争吵吵,琉璃就左耳入右耳出,纯当他们争风吃醋了,不过这两人也养成了一个默契,凡是有夜老大的地方,两人皆表现一致,上下同心,美好合作,嗯,经过名扬这一个月的地下实践,谁都知道,不许惹怒夜阑风,由其是琉璃的事更不能。

“琉璃,你听出他在抵毁你吗?”赵越转到琉璃身上,不再跟他无谓争吵。

“嗯……”琉璃微微思考,这回不能有立场,有中立的。

“琉璃,抵毁你的人恐怕是他吧,你那么聪明,我知道你一定听了出来的。”名扬又道,反正你一人我一句,就是说不完。

“嗯……”琉璃依旧思考状,事实上她根本就没有往深想,这两人的斗嘴她又不是第一次见,她早已懂得要自动忽略这些个不是事的事。

“你们两人先出去吧。”倒是一旁的翠侬受不了这两人的话语,推着把他两送至门口。

“我们还没有问出个结果,你干嘛推我走?”赵越站在门外问道,名扬也在一旁很是不解的看着翠侬。

“这还有什么好问的吗?第一,琉璃是绝世大美女,第二,婚纱由顶级意大利名设计师设计,也美。”翠侬道,“还有,你们没有抵毁她,而是在毁自己的身价。”好算好说两人也是夜家高层成员,怎么个市井样?

“我……”赵越我字还没有说完,门就“碰”的一声关了上来,两人错锷,这翠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个大胆了?

“你们在作什么?”一旁响起一个带着点点笑意的声音。

“离一。”名扬与赵越同时转过身看向来人。

“你们……被赶了出来。”这是肯定句,离一语带笑意的道,嗯,真该把这一幕拍下来啊。

“没有。”两人又异口同声的道,誓死不承认。

“哦。”离一点点头,看着两人,两人也看着他,大眼瞪小眼看了良久。

良久后,离一道:“你们,谁能高抬贵腿的移动下?我要接新娘了。”

“……”两人一顿,看了对方一眼,各种移到了一边,“请。”

“嗯,那个,还有三分钟就要开始了,你们的任务是什么?”离一抬腿走了进去,停了停,又转身看向身后的两人。

“啊……”两人一惊,终于从那抵毁之说回到了现实,惨了,夜老大吩咐他们做的是礼金部份,如今他们走到这边来,被夜老大见到不被趴了皮才怪,还有,那个什么,收礼金收到哪里了?两人闪的像一阵风般消失了。

“小璃。”离一走了进去,看见琉璃穿着一身的白色长裙,由衷的道,“你今天很美,我想,你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新娘子了。”

“少丑我了。”琉璃微微一笑,“特一,他没来吗?”

“他在外面。”离一道,“我毕竟比你年长,所以,他让我进来挽你出去。”

“嗯。”琉璃点点头,“今天的排扬可真是大,要说是世纪婚礼也是有过有之而无不及。”

“我是简单点,可是夜家上上下下一致反对,说什么夜家的当家成亲怎么可能就简单而过?人家会说我们没有钱的。”于是乎,夜家众人很热情的给两人来了这么一场以钱推起来的婚礼,当然,这场收入肯定要比支出的更多,各界人士有点名气的都请了来,试想,作为夜家最高权利的人成亲,谁敢空手来?何况门口还有两个记礼金的人,你敢给少吗?给少众人第一个鄙视你。

“你夜家还需要用这个来显摆钱吗?分明是想收钱吧?”离一轻笑,“这回你可真是当之无愧的富婆咯。”

“钱财都是身外特,够用就好。”琉璃失笑。

“全世界也只有你这么一个好养的媳妇,夜家娶了个能节能省的主母。”离一道。

“当然。”琉璃挑挑眉,也跟着他一同笑,“小风璃那家伙呢?怎么不让他来给你拖裙摆?”离看着她长长的裙摆道。

“哈哈……”倒是一旁的翠侬先笑了出来,“那那场面肯定很好笑。”试想,小少爷也只是刚学会走路,走着走着还会跌倒的那种,你让他拖裙摆?你能确定不是裙摆拖他吗?

“他粘了我一早,不肯离开半步,到后来是他爸爸忍无可忍,把他扔给了一个手下,让他先消失,不到时候不能放他出来。”琉璃想起那小家伙与那一大家伙就想笑,这人,吃儿子的醋还吃得光明正大,丝毫不介意别人知道,狠狠的宣示着主导权。

“真有意思。”离一道,“小风璃的样貌虽似足了夜阑风,但是性子却像你。”没有夜阑风那份沉静却也不失不是好事,至少,琉璃却希望他能阳光点,因为她知道,夜阑风那些可怕的冷静都是用什么换来的,嗯,可惜的是,琉璃又要失望了,这小人儿以后还真是越长越像夜阑风,样貌性子都会如出一致,当然,这是后话了。

“这样很好。”

“好了,时间到了,今天这一场婚礼够你累的,注意点。”离一道。

“我知道了。”琉璃点点头,看着他伸出来的手,缓缓伸出手,搭上他的手,“走吧。”

八点整,婚礼开始,离一挽着璃心走了出来,白色的婚纱量体而裁,裙摆长至地下,一身紧身的设计显出她的美好曲线,高高挽起的头发,并没用太多的装饰,胸口上却别着一只夜家独有的标志,她的表情淡然,大方,华贵,雍容,在场中那么多人的注视下,缓走而走,目光注视在前方的夜阑风身上,今天的他也是一身的白色燕尾服,衬得他更加如王者君临天下般的气势,胸前更有着夜家与她一模一样的标志,这是历代以来夜家当家和主母的标志,一切都显示着主人的极其尊贵身份。

琉璃所经过之处,众人都一边恭贺一边微微点头为礼,琉璃也微笑着予以回礼。

夜阑风见琉璃朝他走近,嘴角缓缓勾勒出一丝笑容,从容的走了几步,上前从离一的手上接过她的纤手,紧紧一握,然后把她拉上神坛,众人全都站了起来,满面笑容的注视着前方的两人。夜阑风紧紧握住琉璃的手,琉璃不由抬头对着夜阑风灿烂一笑,夜阑风也回以一笑,握着琉璃的手,高高举起,高声道:“我夜阑风之妻,夜家当家主母,碧琉璃。”

“啪啪……”众人一同鼓掌。

“恭喜恭喜。”

“新婚快乐!”

“长长久长,和和美美!”此时的祝贺声不断响起。

“早生贵子!”嗯,这个贵子此时已坐在右侧的椅子上,由夜家人带着,努力的压着他的小身子,不让他乱动,这小家伙兴许能感觉到这气氛的热闹与喜庆,小脸色通红,嘴中也不停的叫着:“妈咪。”“爹地。”

“恭喜应该夜当家与夫人有情人终成眷属……”最后一句,是特一的,此时的他已可已缓缓的走路,伤势也好了一大半,他的手中正托着一个红色的盒子,想来,这些是他的贺礼,独独给了琉璃的贺礼。

“谢谢。”琉璃朝他微微一笑,接过,缓缓打开,是她曾经用过的一个戒指,那时她以为丢在哪里了,原来在特一这里了,而他此举是在告诉她,他把戒指还给了她,也把那一份情从她身上抽了开来,剩下的只是希望她幸福么?琉璃心里一暖,这人,什么时候总会为她而着想,用眼神示意他不要站太久了,特一听懂了她的话语,微微一笑,“你一定你幸福。”说这句话时他是笑得那么的自然,只有站在最近的几人才看得清楚,他的手此时是紧握成拳的,或许是真是希望琉璃幸福,只是,这个女子他曾经用了大半生去爱着,又怎么可能说放下了就放下了?只是,看着她笑得如此幸福?那么,这也算是他的幸福了……每个人都有权利去幸福的,只是,他的幸福还会有吗?而那幸福又会在何方?

“嗯。”琉璃点点头。

“她一定会幸福的。”倒是一旁的夜阑风道。

“记住你今天说的话。”特一微微点头,这是男人与男人之间的诺言。

“我不会忘记。”夜阑风肯定的道。

喧闹的恭贺声后,夜家所有人站与原地,躬身朝着两人行礼齐声道:“恭喜当家与夫人。”

“这是我送你们的礼。”离一站在一旁,大掌一拍,两个手下从一旁抬出了一块用红布包着的牌匾,众人心里也好奇这到底是什么?皆一同的期待着离一的揭开。

离一走上前一步,一把扯开红布,顿时,里面两行金光闪闪的大字露了出来,众人会心一笑,再度热烈拍掌,全黄金打造的牌块,长达两米,厚度也过八厘米,这位全美最高反恐组织警官可谓不说不大方。

夜阑风与琉璃两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暖暖的笑意,两人握着手一同注意的下方的人,那般的从容气迫竟是一模一样。

或许在你一个不经意的转身之际,你就会遇到了另一个能温暖你的人,想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夜阑风静欲归时,唯有一江明月碧琉璃。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