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指 责

小说:拜金女作者:可爱桃子更新时间:2019-01-22 14:17字数:276297

顺生并不需要像剖腹产那样住五天院,第二日便回到家中,张阿姨全程侍候我坐月子,孩子让保姆李女士带着,我只需躺着睡觉,衣來伸手饭來张口便成了。

张阿姨侍候我很是尽心,不让我久坐,也不让我用冷水,不许吃冷的,不许我外出,不许吹冷风,甚至连睡觉时脚上都必须穿上袜子。

我曾抗议过无数次,但都被她严正拒绝:“小露,这坐月子可是了不得的大事,尤其是你先前数次流产,身子已经很虚弱了,全身上下全是毛病,这月子病可是无药可医,你别当一回事,这回坐月子,可得好好将养,争取把先前那些毛病都彻底根治!”

我原以为韩靖涛会帮我说话,哪知他也站在张阿姨那边,他躺在我身侧:“子露,就听张阿姨的,一个月好记,一辈子可不好记的!”

我恨他,呲牙咧嘴的:“你也知道我浑身都是毛病了,也不知是谁造成的!”

他默然,语气歉疚:“对不起,都是我的错,以前的事,试着忘记,好吗?”

我别开头,不理他。

*

晶晶从北京坐飞机过來,与我叽叽喳喳地说过沒完,一会儿说我好运,一会儿又说我居然把韩靖涛那个大魔头也给收服了,太厉害了,一会儿又小小声地道:“东北人都爱儿子,你这次给他生了个女儿,有沒有给你脸色瞧!”

我眨眨眼,不知该说什么?

晶晶叹口气:“再继续努力吧!东北女人要是沒个儿子,会一直抬不起头的!”

我张了张嘴,很想解释,但见晶晶脸上的憔悴,滚到喉咙的话便咽了回去。

晚上,韩靖涛回來,我开口便问:“是不是很遗憾我沒有给你生儿子!”

他挑眉,但却沒有说话,因为他身后还跟着韩靖怡。

韩靖怡提了一袋子水果放到一边,闻言道:

“呵呵,沒生儿子也不打紧,下一胎定生个儿子,一儿一女多好!”

我心里一堵,盯着她,问道:“那万一,下一胎仍是女儿怎么办!”

韩靖怡毫不犹豫地道:“那继续生呗!”顿了下,又道:“不过现在医学那么发达,怀孕的时候就能做b超检查出是男是女,若检查出是个女儿,便打掉好了!”

我唇角浮起讥笑:“东北人确实重男轻女,不过我很好奇,你也是个女儿身,居然也被生了下來,真不可思议!”

她耸耸肩,满不在乎地道:“因为我上头还有个哥哥嘛!”

我讥诮道:“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了!”忍下心头的汹涌,我对韩靖涛道:“你呢?是否也是这个想法!”

韩靖涛不吱声,却來到我床前,道:“怎么又坐起身了,快躺下,张阿姨说坐月子的人可不能久坐的!”

我甩开他的手,细细盯着他:“你还沒回答我呢?”

他停止推我的动作,沉默着:“子露,咱们先别忙说这个,快躺下休息!”

我盯了他好一会儿,在我的目光下,他渐渐低下头去,唇角浮现冰凉的浅笑,我躺了下來,拉了被子盖在身上,闭眼,不再言语。

*

韩靖涛接了个电话,便出去了,韩靖怡坐到床边,大大咧咧地道:“子露,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定是觉得我们把你当生育机器了,可是?这也沒办法的事呀,我哥今年都三十七岁了,咱家亲戚里好多同年纪的,孩子都好几岁了,可就我哥才做了爸爸,这归根结底,却是你不是,若不是你----我知道,我哥和妈都有对不住你的地方,可是?也不能拿下一代开玩笑吧!子露,你有所不知,我们韩家的亲戚,一个个比牛鬼神蛇还要恐怖,表面看似光鲜,实则一摊子烂货,我那些姑姑,伯父叔父的,沒一个是好鸟,全都眼红咱家的成就,都想來分一杯羹,我哥坚持自己的原则,却让他们说三道四,这几年來便拿哥哥再有钱却生不出一儿半女來笑话他,你肯定不知道这些,可我这做妹妹的,心里可也急得上火,恨不得你生他个十个八个出來羡死他们,可你呢?你是怎么做的!”她顿了下,努力控制语气:“可你却偷偷安了环,冷眼瞧着咱们急如热锅上的蚂蚁,子露,你怎可如此狠心!”

我并不说话,只以讥诮的眸子盯着她。

她大怒,但又努力克制着:“我知道,是我哥哥对不起你在先,可你也不能这样拿下一代來报复我哥吧!你太狠心了!”

我淡淡地道:“是呀,我确实狠心,可比起有些人,却只是九牛一毛,尤其是把救命恩人当仇人的作派,却是你们韩家的传统!”

她滞住,又反驳道:“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反正你不也报复回來了吗?让我哥都快四十岁了才有了孩子,并且还是个女儿!”仿佛又找回了道理,她语气又扬了起來:“你这一胎只是个姑娘,还不知道姑姑她们又会如何嘲笑咱们呢?”

我讥笑道:“我总算能生吧!比起有些人连个女儿都生不出來只能领养的人要好太多了吧!”

她脸色大变,我却轻轻地笑着,比刻薄,我是从來不会输人的,她已经犯了我大的忌,也不能怪我这样刻薄她了。

我不再看她的脸色,冷冷转头,冷冷地道:“我这一辈子只生个女儿已算是极限了,如果你们还不满足,那就再找一个吧!我不会反对的!”

她忽地转过身來,瞪我,怒道:“你以为你这样就能威胁得了我,其实我有这种想法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哥哥太死心眼,就一心一意想对你好,其实,我个人觉得。虽然咱们是对不住你,自可给你一大笔钱,你开个口,我绝不小气,可是我哥不肯,非要在你这受冷钉子!”

“靖怡,住口!”门口传來一句暴吼,是韩靖涛,他大步走向韩靖靖怡,扬手,一个巴掌便打了过去,响亮的巴掌声,打得韩靖怡连连后退:“越來越不像样了,居然管起我的事了,子露可是你大嫂!”

韩靖涛捂着脸,冷冷地道:“很快就不是了,她已经答应要和你离婚!”

“啪”,又一个巴掌声响來,这一回比上一回还要猛烈,韩靖怡已被打倒在地上,韩靖涛怒目而袖:“滚出去,别逼我动粗!”然后抬头望着我,目光带着惊恐:“子露,你别听她瞎胡说!”他握着我的手:“虽然我确实想要有个儿子,但我绝不会逼你的,女儿也好,儿子也罢,只要你愿意生,我当然举双手赞成,若你不愿生,我也不会逼你,只求你在我身边!”

我挣脱他的手,可惜却挣脱不开,只得作罢:“可是你这样会被别人嘲笑的!”

“嘲笑就嘲笑吧!反正我已不准备回东北了!”他起身,坐到床上,把我拥进怀中:“我承认,我确是想要个儿子,可是?这种愿望和惹你伤心两者间比较起來,便沒那么强烈了,靖怡不此一次让我找个代孕母亲,我都一直在考虑,并想着找时间施行,可是现在我想通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